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万亿计划下半场猜想促民生建社保改工资

发布时间:2021-01-08 02:31:46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会议将回顾一年得失,确定并部署明年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及其他宏观调控政策的走向。

刺激政策已经实施一年有余,有破亦有立。人民大学刘元春教授把她可概括为“实体经济超预期反弹,通胀预期开始抬头,资产价格上涨迅猛,外贸形势依然严峻。”明年尽管还需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建议应有适度微调。即财政政策应不以增加投资为主要目标,而应以“促民生、建社保,改工资、稳投资”为目标,货币政策应当以抑制资产价格高涨为目标。

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下半场:

应促民生、稳投资、警惕资产价格高涨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会议将回顾一年得失,确定并部署明年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及其他宏观调控政策的走向。

刺激政策已经实施一年有余,有破亦有立。人民大学刘元春教授把她可概括为“实体经济超预期反弹,通胀预期开始抬头,资产价格上涨迅猛,外贸形势依然严峻。”明年尽管还需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建议应有适度微调。即财政政策应不以增加投资为主要目标,而应以“促民生、建社保,改工资、稳投资”为目标,货币政策应当以抑制资产价格高涨为目标。

经济由政策性反弹向市场需求反弹过渡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回顾刺激政策实施一年来的成效。在刘元春看来,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下,“不差钱”的故事出现在经济萧条阶段。

今年前10个月的中国经济,堪称超预期反弹。三季度G D P增长8.9%,四季度预计将超过9%。具体到产业看到,汽车逆市井喷,同比销售增长了38.55%;房地产比繁荣时期还火爆,10月份中国70个大中城市的房屋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3.9%,是今年按年率折算的最高增速,也是房屋价格连续第5个月上涨。

在经济危机的时候消费依然迅猛,刘元春预测全年可能会达到15.6%,实际增速(剔除物价水平)达到17.1%,对G D P的贡献成为第二大因素。

而这一切一切的迅猛增长,很核心的推动力是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包括中国1-10月人民币各项贷款增加8.92万亿元,同比多增5.26万亿元,远超年初政府设定的5万亿全年新增贷款下限目标,预计全年将破纪录达10万亿元。

经济V型反转的同时也暴露出种种问题。并表明中国经济正处于政策性反弹向市场需求反弹的过渡阶段。

比如,消费中间存在着补贴性消费和半强制性消费,市场自发消费意愿并不强烈,明显的就是消费差距的冲突。

来自海关的统计显示,2009年前10个月,我国外贸出口9573.6亿美元,同比下降20.5%;进口7981.3亿美元,同比下降19%。而各个国家都在力推要进行世界经济不平衡的调整,从目前的状况就会看到,不平衡占G D P的比重在缩减。这就会导致全球贸易总量出现收缩。更重要的是失业率出现连续攀升。美国的失业率达到了10.2%,欧盟达到了9.7%,日本达到了5.4%,低水平反弹与失业率高居意味着复苏进程可能漫长,未来强劲反弹的力度将减弱。

宏观经济步入“进退两难”的格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确定并部署明年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及其他宏观调控政策的走向。刘元春预测明年G D P全年增速将较09年持续回升,但季度同比增速却与2009年相反,呈现“倒V”型,全年增长速度将达到9.4%。

受经济下滑以及经济刺激的双重作用,中国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比如说,目前的增长是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来支撑的,但是中国在本质上还是一个重工业主导型。

一方面刺激政策的刺激或进一步的放大很可能带来短期的快速回升和经济过热,但却可能是货币主导型反弹和压制市场复苏的培育。结构恶化导致宏观经济在中期不可持续,甚至出现中期的第二次探底。

但另一方面我们收回会怎么样?简单的采取退出政策,将使政策需求萎缩,还没有形成的动力机制夭折,宏观经济短期出现第二次探底。

进一步出口刺激,出口快速回升与不平衡调整之间又存在冲突。对出口也是一个矛盾心态。此外,房地产作为民生产业与作为支柱产业之间的冲突,作为民生产业希望房地产低一点,但是作为支柱产业希望土地上涨越快越好。作为地方政府核心财源的土地存在着冲突。

警惕资产价格高涨

随着扩张性政策的实施,通胀预期和资产泡沫越来越为社会普遍隐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货币政策如何定调,倍受关注。

“被中长期投资项目和地方政府双重绑架的货币政策如何在数量退出与价格退出上进行选择,的确存在着一些矛盾。”刘元春表示,如果继续采取货币数量性的收缩将导致中长期很多项目的后续资金缺乏,从而导致大量的烂尾工程。而进行价格性的收缩,会诱发热钱引入,投资失灵的风险,其结果将阻碍经济复苏的进程。

对此,刘元春认为,明年通货膨胀不可能发生,但是资产价格更值得关注,货币政策应当以促进流动性的渗透性,以治资产价格高涨为目标。

对2010年可能出现的资产价格暴涨进行制约,其中核心工具包括银行资本充足率的适度提高,股票保证金交易的限制,非保障性住房抵押贷款条件的提高,严格热钱流入以及差别化利率的调整。

全国政协委员、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认同这一观点。他表示,通胀风险暂时不存在。但是包括房价、大宗商品在内的资产价格高涨引起的泡沫,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李德水例举了一组数据:三季度外汇储备增加了1410亿美元,外贸顺差加上FD I才600亿,还有810亿美元跟外贸和外商直接投资毫无关系的。这810亿美元换成人民币,然后加上乘数效应,相当于增强基础货币供应量27000亿左右。这些热钱主要是进入资产领域,而不是去来买我们的物质商品。热钱正在进入资产领域,应该引起高度的重视,否则中国经济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记者注意到,刘元春的判断与决策层正出台的决策相呼应。无论是否存在泡沫,决策层开始扭转一年前为刺激房地产市场而出台的一些措施。比如,建行上海市部分支行的首付比例已经调整至最低四成左右,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0.71倍。

与此同时,央行在公开市场资金净回笼。11月19日在例行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发行了550亿元3月期央票,并同时进行了200亿元的91天期正回购操作。发行情况显示,在央票利率和正回购利率继续持平的同时,公开市场资金净回笼已经是连续第六周。

财政政策应重点投入民生

目前看来,决策层对政策的正式基调,仍然是“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增强灵活性和可持续性”。

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一鸣指出,明年的财政政策应当以促民生,建社保,改工资,稳投资为目标。

原因很简单。王一鸣表示,1到10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到位情况已经是17.14万亿元,其中包括预算的资金到位9070亿,占5 .3%。投资的贡献占据主要的地位。前三季度,按照统计局的数字,7 .7%的增长率当中,投资贡献了7.3%。应该说,我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危机前还进一步提高了。

王一鸣称,这就强化了中国经济增长固有的增长模式,对投资的高度依赖,而必然带来一个后续的结果是对出口的依赖。因为产能的过度扩张超过了国内市场的有效需求以后,必然有一块剩余,而这块剩余在危机前是靠国际市场来平衡的。

“需要推进新一轮的经济增长模式的战略性的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就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王一鸣说,特别是要素价格的改革,比如,怎么样形成稳定的劳动力报酬稳定增长的机制;土地市场的改革怎么往前推进。现在仅仅停留于承包地的流转,这个还不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

刘元春建议,明年的财经政策在稳定目前各类在建项目的政府投资,对于地方新建项目和进一步的投资膨胀进行适度的约束,防止2011年到2012年地方政府财政恶化带来的大量烂尾工程和进一步结构恶化的问题。

民间投资的启动不能以资金保障和利率补贴为主,而是以行业开放和准入调整为主同时约束大量国有企业在利润和资金高涨的状态下,进一步进入一般竞争领域,防止出现过度的国进民退的问题。

贸易政策保持相对稳定,不宜进一步出台政策刺激出口的复苏。

重庆皮肤病医院有哪些

重庆市牛皮癣手术治疗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的发病和人哪些性格有关系?

上海妇科医院:不同类型卵巢囊肿患病后症状不同

重庆治疗脱发好的专科医院

如何预防女性阴道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