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披露陕西考古三十年这样发现古格王朝【生活热点】

发布时间:2019-06-11 19:01:38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而海拔5000米的阿里高原则是“屋脊上的屋脊”。公元9世纪中叶以后,在这片高寒荒漠上,有一个叫古格的王国演绎了一段充满戏剧色彩的历史。雄踞西藏西部,弘扬佛教,抵御外侮,在历史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然而离奇的是,古格王朝突然由盛而衰,瞬间消失于茫茫沙海。偌大的王国仅留下总面积达72万平方米的恢弘遗址和遗物。

700余年的古格王朝,没有留下自己的历史,连君王的世系,都还不能完全理清,除了一个开头和结尾,分别仰仗卫藏的史书及西方传教士沾沾自喜的信函,尚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中间的四五百年,除了一些大的宗教活动,古格几乎完全隐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沉沉黑夜。多年来,古格王国传奇又神秘的历史一直被历史学家、考古学家、藏学家所关注。

在曾经的王朝里住道班睡羊圈

1984年,刚刚从西北大学毕业两年的张建林,第一次踏上了阿里高原上那神秘的古格王朝遗址。此后,他不知多少次往来于高原与内地之间,在那片72万平方米的遗址上,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每一个发掘现场都有他洒下的汗水。在5000多米的高原上,一般人喘气都费劲,更何况是要寻找发掘湮没了300多年的文明!

“1985年夏季的第一场大雨,恣肆地袭击了考古队的厨房。远道而来的考古队员们早把一切困难及防范措施都考虑到了,唯独想象不到干旱之地还需防水,所以把厨房选定在地处低洼的一个洞窟中。”作家马丽华曾在一篇纪实文章中写道,猝不及防的大雨瓢泼而下,来不及转移的全部口粮大米和面条惨遭雨水之劫。大雨过后,大家在厨房门前垒起堤坝,拿脸盆向外舀水,抢险工作整整进行了三个小时。许多年后,当时的考古队员们无一将此事忘怀,每说起古格遗址考察第一年,都不约而同地说起这件事儿,是说当年的艰苦和狼狈。

“阿里高原降水极少,年均不足100毫米,干起活来尘土飞场;昼夜温差达30摄氏度,白天头顶烈日,汗流成河,晚上蜷缩在睡袋中,仍冻得睡不着。”7月31日,著名西藏考古专家张建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初到西藏居住条件非常差,住过四面漏风的道班,也在羊圈里过过夜。1985年,张建林作为业务队长,带领着考古队员们从拉萨出发,经过藏北无人区,翻越冈底斯山,行程半个月到达古格王朝都城遗址,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发掘工作。

张建林在1998年7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附近村庄的马都去了夏季牧场,一匹也租不到,只好步行。每人负重20公斤以上,帐篷、睡袋、食品、水、发掘器材、摄影器材、甚至铁锨和镢头全都得背着。河北岸通往萨冈寺院废墟的道路是十几公里河谷戈壁,寸草不生。烈日下负重而行,速度缓慢。正中午找不着阴凉地儿,只好坐在滚烫的砾石上歇脚。不到20公里的路走了6个小时,下午4点才到。”张建林和他的同事们的汗水没有白流,神秘的古格王朝正是在他们的探索下逐渐显出了清晰的轮廓。

神奇的勃兴与神秘的湮灭

西藏阿里——地球上离大海最远的地方,位于欧亚大陆腹地中心,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这个似乎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隐藏着一个炫目的传奇:古格王朝神奇的勃兴与神秘的湮灭,堪称灿烂深厚的佛教艺术,成为近年来广受国内外瞩目的文化谜团。9世纪中期,吐蕃王朝逐渐衰落,西藏社会进入割据时期。王室后裔中相继兴起拉萨王系、山南雅隆觉沃王系、古格王系、拉达克王系等等。诸系中影响最大,历史遗存最丰富的首推古格王系。古格王系起于10世纪中期,由吐蕃第9代藏王朗达玛的曾孙吉德尼玛衮创建。史载,朗达玛杀其弟篡夺王位,又因毁灭佛法被僧人刺杀。其后,两妃各挟其子争夺王位,征战近30年,民不聊生。平民奴隶于王室纷乱中揭竿而起,处死了维松的儿子贝考赞,其子吉德尼玛衮携众逃亡阿里——羊同(即象雄)的札布让(即札达县),不意竟成为统一阿里的君王,他的幼子德祖衮受封于云彩弯弯的地方,即札布让,成为皇皇700余年古格王朝的开国君主。

而关于古格王朝的灭亡有两种说法:一说是1630年被拉达克王僧格南杰所灭,一说是1840年亡于印度道格拉斯王朝。各说有理有据,且西藏历史上确实在阿里地区发生过这两次战争。根据《拉达克纪年史》,前一说更可靠。16世纪末叶,黄教立足未稳,各教派角逐纷争,拉达克王利用西藏内部的混乱对古格宣战,以报复古格王对他家族荣誉的侮辱:古格王曾经拒绝了与其妹妹的婚事。战争持续了15年,直到葡萄牙传教士带来的天主教引起政权内部对立,僧侣们引狼入室才使强大的古格遭到灭顶之灾。

让考古学家们震惊的是,从记载上看,战争造成的屠杀和掠夺并不足以毁灭古格文明,但在事实上,硝烟散尽的古格王国逐渐沦为一座庞大的废墟。史书的记载难免有误差,战争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综观札达县的地理环境,现在的象泉河决不是当年的象泉河,沙漠化程度十分严重,当年的这块绿洲,今天已所剩无几了,只剩下了一点点土林和戈壁,这种地貌形态的变化,或许正是古格消失的真正原因。

在荒漠中消失的古国太多太多,淹没在沙海里的文明也太多太多,这个难解的历史之谜,是要靠跨学科的学者们,通力合作去探寻才能破译的。

铜墙铁壁的宫堡

古格王朝遗址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札达县境内,象泉河南岸,在一座高300多米的黄土山上,曾经是古格王朝的宫堡。这座宫堡从10世纪至16世纪不断扩建,规模十分庞大。由王宫、庙宇、佛塔、洞窟组成;宫堡依山叠砌,从地面到山顶建筑物高度达300米,居高临下,地势险峻,气势雄壮巍峨;内有四通八达的地道,外有坚实的城墙,犹如铜墙铁壁,巍然屹立!

整个王国依山叠砌,遗址面积18万平方米,包括300多座房屋,300余孔窑洞及三座10多米高的佛塔,有红庙、白庙、轮回庙、枕不觉庙、王宫殿和集会议事殿等庙宇、殿堂。其中,尤以红、白、轮回三庙保存最为完好。各庙之内,还残留许多泥塑佛像和生动的壁画。高踞山顶的议事厅,已是王城中最为轩敞的建筑,但也大约只有半个篮球场大,目前仅存围墙,让人遥想其间曾有过的繁华、礼仪与纷争。

王宫遗址,分夏宫和冬宫。夏宫建在地面,规模很小,面积勉强及得上城里一室一厅的房间,由于年久失修,仅留断壁残垣。冬宫修在地下,现保存完好。是地道式建筑,盘旋通往山下,其间有一连串地穴式房屋,有了望孔、小窗,室内套室,洞中有洞,颇为复杂。在山顶上有一些开式暗道通往冬宫宫区,宫区中间是廊道,两边各有数十间居室,大小不一,都是窑洞。窑洞不仅是古格人生前的住所,也是他们死后的归宿之地。1997年-1999年,阿里地区文物抢救办公室曾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开展了大规模的古格都城维修保护工程。既使是修复过的古格都城,也依然脆弱,抵御不了任何天灾人祸。在古格王城遗址,文物工作者不经意地看见一些也许是11世纪的经卷残页,用墨或金汁写就的,就那么漫不经心地被堆在废墟的角落。许多精美的、被数百年前虔诚的教徒持诵过的“擦擦”(婴儿手掌大小的圆形泥塑,中间塑有佛像、佛塔等,是信徒用来奉神的),也无言地裸露于游客好奇的视线中。

考古证史我们一直在路上

在西藏吐蕃王朝以后的这一段非常漫长的历史时期,作为一个地方政权、一个小王国,古格王朝在西藏历史上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起到什么样的作用?1997年整个夏季的每一天,都让考古学家张建林充满了激动和惊喜:千年遗存包括青铜像、木雕、经卷、唐卡、模制泥佛、泥塑残片等等,一一地、陆续地暴露在现代天光下。正如古格故城遗址代表了古格后期佛教艺术那样,托林寺废墟中尘土掩埋下的这批文物所呈现的,正是古格、乃至西藏的早期佛教艺术代表作。

还有早期经典的发现。尽管多数已成残片,但弥足珍贵。张建林特意带到北京,请著名藏学家王尧先生帮助鉴定,证实了年代的确在十一世纪,是仁钦桑布大译师及其弟子们的译著,那些以黑墨、以金银汁书写在藏纸、在磁青纸面上的内容,包括了佛经及戒律、格言,还有立法文书等等。

一系列重要发现的最终意义开始呈现。继1985年古格故城遗址发掘以来,西藏文物工作者对扎达境内的古格早期遗址及洞窟艺术迭有发现,多香遗址、达巴遗址、卡斯波林遗址、东嘎、皮央遗址……足有十几处之多。其中有一些甚至不亚于古格故城的规模。凡有遗址,必有早期古格文化遗存。形象生动、光彩照人的宗教内容之外,还有异彩纷呈的世俗生活图景。其时其地的社会面貌,王室成员,平民百姓,一部盛装男女的礼佛者、劳动者、歌舞者的写真集,一幅由日常生活的经纬所编织的千年锦绣……

“从10世纪末到11世纪初的时候,古格王国从外边请了很多工匠、一些画家、一些雕塑家到这来建立寺院、建筑佛塔,然后绘制壁画塑造佛像。他们带来的这种艺术表现形式,艺术表现的技法,在阿里这地方,在古格王国这地方被保护下来了。”张建林坦言,到目前为止,还有很多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比如我们最初谈到的人口问题,究竟有多少人口,现在我们只是一个推测;那么再一个就是这个古格王国整个这700年统治时间里面,它管辖的区域确切的说有多大范围,现在也不是特别清楚。当然我也知道从个人能力来讲,从考古学这种研究手段也好,你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不可能揭示出所有的谜底,但是能够在揭示谜底这个道路上向前推进一步也是非常好的。

邯郸红酒手提袋

邯郸广告衫定做厂家

男短袖t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