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页岩油热潮不可持续【搜了】

发布时间:2019-07-11 14:14:34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美国页岩油热潮不可持续

美国的石油生产者们要开始紧张了,尽管过去几年,他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目前美国本土的原油日产量已达650万桶,较5年前大增43%,也是数十年来的最高值。增产主要来自两个油田——巴肯油田和伊格福特油田。安永指出,为了全力开发包括它们在内的油田,全美最顶尖的50个运营商在2012年总共投资了1860亿美金!这是一个创纪录的数字,比2011年足足高了20%。

外界或许会认为,随着开采技术的进步、运营成本的降低,2012年增加的20%投资将换来相匹配的油气产量上涨。然而,根据安永提供的数据,2012年美国油气总生产量仅提高了13%——与20%的投资增量不匹配。

更多的资金投入却换不来相应的产量增长,这已经足够糟糕了,更糟糕的是,提高的产量不能转换成相应的收益。由于产量增加过快导致气价走低,页岩气开发的经济性大降。2012年,由于开发成本过高,全美最顶尖的50家油气企业的资产减值累计达260亿美金,相应的税后收益同比大降58%。

业界有理由相信相同的事情将会发生在石油领域。

价格是决定因素。今年德克萨斯原油期货价在每桶88美元至98美元之间浮动,之前的两年中,最高价是每桶109美元,最低价是每桶77美元。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接下来油价将会上涨而不是下跌。

如果油价下跌10-15%,美国的石油行业将经历什么?石油生产目前已经给美国创造了数以亿计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美国省下了年均2000亿美元的石油进口费。

但不得不提的是,因为与天然气行业类似的原因,很多石油开发商已经游走在盈利的边缘,任何油价下跌的信号都将导致他们的开发热情迅速冷却。

导致油价下跌的原因是什么呢?持续的经济疲软将会是最大的导火索。此外,最令人担心的是欧佩克如何应对来自美国的石油竞争,要知道,它有足够手段。

如果有必要,欧佩克成员国可以通过增产拉低石油价格,使那些处在盈利边缘的美国石油生产商破产,从而夺回市场份额。

有研究显示,全球每天多出口100万桶石油就能将油价拉低10%,多出口200万桶石油可让价格下跌20%。如果美国的石油增产速度维持现有水平,那么到2014年底,仅美国一个国家就能让市场每天出现的石油多出100万桶。这意味着,即便欧佩克不削减份额,只要美国持续增产,其国内的石油生产商同样会因不堪重负而崩溃。

再回到成本的问题。美国的页岩油气田最大可达数百万英亩,为了快速回收成本(通常为每英亩1万美元),开发商通常会优先开发易采的部分。问题在于,当易采的区域开发完毕,后续的开发成本将大幅增加。

咨询公司伯恩斯坦指出,目前非欧佩克成员国石油生产的边际成本为每桶104.5美元,而美国油田的边际成本从2011年的每桶89美元已升至2012年的每桶114美元。这意味着部分美国石油生产商正在做亏本买卖,并且是在明知亏本的前提下。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为了保住区块、探索先进的钻探技术或者仅仅是为了向投资者们证明他们仍在赚钱。

如果将油田获取成本计算在内,那么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盈亏平衡点将大不相同。比如,最早进入伊格福特油田的竞争者们仅仅花费数百美元就可以抢购到一英亩土地,而相同土地的价格后来被炒到每英亩超过2万美元。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在2011年以45亿美金收购了布里格姆勘探公司(BrighamExploration),后者是巴肯油田开发的主要参与者,在巴肯油田拥有37.5万英亩的区块,当时的日产量为2万桶。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目标是将日产量提高至10万桶,目前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一半。

重点在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要生产多少石油才能收回45亿美金的成本,另外它还需要花费多少钱去达成产量目标呢?大概计算一下:首先,挖井需要花费大概850万美元。在巴肯油田,每一个油井能在十年中累计生产50万桶油,扣除支付给土地拥有者的特许使用金之后约合45万桶油。钻井成本粗略计算可以平摊为每桶油19美元;此外,每桶油还包含税费大约5美金、管道和基础设施费3美金以及灾害和日常管理费2美金,共计29美金。

假设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以每桶75美金的价格出售其生产的石油,扣除所有费用之后剩下46美金。粗算下来,它大约要生产1亿桶石油才能收回成本。而为了生产1亿桶石油,它还需要额外支付大概29亿美金用于钻井等费用。这意味着,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要在接下来的5年中花费74亿美金,生产出足够的石油之后,才能实现在巴肯油田的盈利。

这些计算都是基于当前油价计算的,油价每降低10美元,那么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还需要多生产2500万桶石油才能收回成本。当然,为了生产这些石油,它还要多余支付7.25亿美金用于钻井。

但像挪威石油公司这样的大企业才有足够的资金做到这一点。大部分公司对此只能无奈摇头,尤其在油价下降的时候。

伯恩斯坦公司还让我们看到了另一项挑战:页岩井第一年产油时的产量平均可达600桶/天,但是这些页岩井的产量会以每年40%的速度递减。平均每个页岩井的钻探成本大约是700万美元,因此日增1000桶产量需要增加1170万美元的成本。

因此,假设你拥有一个日产原油10万桶,且产量年均递减40%的页岩油田,,要保持这个产量就需要每年增加5亿美元投资。换句话说,北美生产商每年大约有2/3的投资仅仅是被用于确保产量不会下跌。美国的石油生产近些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增长,但这种增长不一定能保持下去,除非生产商能在收回成本之前仍然维持大手笔资金投入,就像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那样,并且要做好准备,这些资金投入很可能数年都无法取得回报。

更加不幸的是,对于那些已经积累了大量油气资产并寄希望于脱手套现的企业来说,好日子已经过去了,页岩资产投资的泡沫已经破灭。去年,切萨皮克将旗下一块面积为100万英亩页岩油气田卖给了壳牌和雪佛龙,原本前者期望售价可达到60亿美元,但最后的成交金额却只有33亿美元。

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待售的区块,足够行业开采上百年。但谁会买呢?目前的油气价格还没有高到确保投资收益,转手再卖的话又不好脱手。

如今美国的石油开发热潮正走在一个十字路口,国内石油产量已超过进口,但美国近十年内仍不可能实现石油独立,因为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本来抑制产量的快速递减,同时大量增加额外产能。

在美国之外,欧佩克始终是个威胁。在中东地区,每桶石油的平均生产成本低于20美金,欧佩克完全有理由和能力把石油价格拉低到每桶75美金,将挣扎在生存线上美国竞争者驱逐出场。

当然,有人认为中东国家未来会减少其石油输出,为北美的同行们腾出市场。但假如你是一个能将成本控制在很低水平的产品供应商,你会轻易给竞争者活路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玻璃钢活性炭箱

体育场馆木地板

陶土烧结砖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