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活跃在跨国机构中的中国面孔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0:11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就职于跨国机构中国区的高管们,如同一面镜子,照出近年来中国发展的起承转合。身处跨国企业、组织的他们,游走于东西方文化之间,带世界走进中国,也将中国介绍给世界。

招贤聚才 高速发展的中国如“磁铁”

1999年,当刘珺前往美国去念MBA时才刚刚25岁,在班上是最年轻的一个。

2012年,在辗转于美国、加拿大等多地的公司就职后,刘珺又回到了她的出生地——上海,成为麦克米伦科学和教育集团的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这是英国最大的出版集团之一,旗下有大家熟知的《自然》杂志、《走遍美国》等书籍。

“几年前,《华尔街日报》上一周中国只会出现两三次,现在几乎天天头版上都有中国,你很难想象近些年中国的变化有多大。”刘珺说,在公司整体运营计划中,中国所占的销售额、投资额的提升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必须由公司最高层决定其在中国的发展计划。

“即便发展速度略有下降,但中国的经济形势总体还是向好的。”诺维信中国政府关系高级经理朱晓青说,诺维信是全球工业酶制剂和微生物制剂的主导企业,拥有超过40%的世界市场份额,目前中国已经成为诺维信在海外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2007年,朱晓青从一家中央新闻单位来到这里,从事自己熟悉的媒介宣传和公关角色。

“我18岁就去加拿大读书,在那里生活了近20年,我太了解外面的世界了。”郑毅对半月谈记者说,“在成熟的发达国家,年轻人的发展前途很小,更何况我们还是少数族裔。我不想在那里养老,所以我选择回家。这里更热闹,也更精彩,最重要的是充满了机会。”如今的郑毅,已是黑莓大中国区战略合作伙伴的负责人。

在这些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背后,是大量跨国机构在中国拓展市场。截至2012年末,仅仅在上海,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新设立投资性公司和研发中心就分别有403家、265家和351家。

在不少跨国集团,“中国人种树、外国人摘桃”的现象并不少见。在艰辛创业之后,一纸任命让打拼的中国人让位于外国高管。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担任高管的角色。

陈果是IBM全球商业服务部大中华区企业转型咨询总监。他告诉记者:“在很多大的外资企业,外国管理人员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外资企业在中国发展,更应该选择中国职业经理人。”

刘珺说:“在90年代,跨国企业很多负责人主要从亚洲其他国家选任,但现在这些跨国企业认识到,只有当地的人才更了解文化,才能领导他们在中国的子公司。”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众多国际组织也十分看重中国在相关领域的影响力。徐女士就职的国际组织从事人道主义项目推广、人道主义救援工作,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系密切。目前,其北京办事处对中国雇员的招聘“增速迅猛”。她告诉半月谈记者:“中国本地雇员往往精通当地语言,也有一定的社会资源,组织开展工作十分有利。”

和而不同 从容处理东西文化差异

在跨国企业中,身处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前线,他们对于中外文化的差异深有感触。

“东西方的教育体系各有利弊,文化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造成了两个国家的人在公司中的处事风格非常不同。”刘珺说,“文化差异体现在非常细微的地方。”

比如,中国人更多想知道“做什么”,而美国人更多自问“我想怎么做”。开会时,中国人通常是“一个人讲,其他人听”,喜欢将事物分成黑与白;美国人习惯于更多些讨论。“如果不习惯他们的表达方式,就很难再深入合作。”

郑毅对此表示认同:“如果一个人只在国内生活,从来没有出过国,那和外国人沟通可能会存在问题。比如外国人的谈判意识很强,你一定要不断争取,他们才会认同你。他们会认为,如果你不坚持,那说明你并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就没必要听你的话。但是中国人的服从意识很强,提出意见后如果被否,就会选择服从。这就是不懂文化差异所导致的尴尬。”

这种文化上的差异,让不少人遭遇到职场瓶颈。朱晓青说,由于中国人语言能力、文化背景方面的差异,进入公司最高层有一定难度。这就好比是玻璃天花板,看得见摸得着,但是过不去这个门槛。

在不同文化间能从容应对,就必须对两种文化都足够了解。最重要的是,能用“国际范”讲出“中国味”。

“在我面试麦克米伦时,我问过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录取我,你们给我什么建议。”刘珺说,她的老板说了一句话,只有一个准则:做你认为对中国最有利的事情。跨国机构开始更多注重中国需要什么,而不会强加给中国或中国员工什么。

虽已在国际组织工作多年,但提起文化差异,徐女士依旧感慨颇多。徐女士举例说:“比如我们在写各种分析、总结报告时候,总喜欢看到事物两面性,对于问题本质的揭露往往不足。然而,国际组织希望能够准确还原事实,所以我的报告往往被标红多处,改得一塌糊涂。”

此外,东西方文化差异与企业文化差异也十分突出。“东方文化中内敛的素质、厚积薄发对于职场人十分重要;然而,在外企中,你需要不断地展现你的才华与能力,让别人知道你能做什么,这点尤为关键。”徐女士说。

自强不息 脱颖而出只能靠自己

徐女士介绍,目前,许多跨国机构为中国员工的福利待遇“思虑周全”。“与外交人员服务局签订合同条款中员工休假只有20日,而我们所在国际组织国际休假惯例是22天,为此,总部对中国北京地区的当地雇员进行的特批假期,延长2日,总共22日,与国际其他地区一致。”

平时,制度也保障着员工权益。徐女士说,每年该机构都会有相关的评估工作,员工对自己的工作进行总结,对下一年内希望得到的培训、支持进行展望。“如果希望直接领导做出怎样的改变,我可以写在报告中,之后会有相应的回馈。整个过程让我觉得自己的声音能被听到,这种清晰的反馈路径与国内企业的情况形成对比。”

作为激烈市场竞争中的佼佼者,跨国企业也有其严厉一面,如果不能胜任工作,那就只好黯然离场。所以,外企高管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竞争压力。

“根据雇员性质不同,一般晋升的空间、个人实现价值的空间也不大一样。”徐女士介绍,该组织在全球各地的办公室,一般会由两部分人员构成,一类是总部派驻的“老外”雇员,另一类是在当地聘用的当地雇员,此两类雇员的薪资水平、服务期限、晋升渠道不尽相同。

2011年,刘淄楠升任皇家加勒比游轮有限公司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统筹管理公司旗下三大品牌在亚洲的商务和运营活动。这曾在业界引起不小震动,因为他是邮轮业界屈指可数的中国高管。

开始时,皇家加勒比在中国只有一条船,刘淄楠带领同事从头创业。从一条船到五条船,从5个人到80个人,市场份额快速增加,让不少人对这个中国年轻人的“闯劲”刮目相看。

刘淄楠表示,想要打破上升的“天花板”,就只能靠自己,而目标是最重要的。“我通常先给自己描绘出非常美妙的蓝图,当困难来袭时,才不会方寸大乱。你心中那个坚定的梦想,会在每一次艰难的时候成为你的指路明灯。”

今年开始,诺维信最高层团队中已经出现了中国人的面孔。在诺维信,其酶制剂产品绿色节能,可以替代传统工业生产,提高工业效率,这与中国正在开展的结构调整与可持续发展思路不谋而合。朱晓青说:“公司希望优秀的中国人才进入到这个团队中,但某种程度上这还需要自身的努力。”

对于自己的工作状态,陈果认为:“在外企工作是很辛苦的,需要承担巨大的工作压力,关键看你有没有具备良好的职业习惯。有些人愿意去承担,而有些人则受不了。”从事企业咨询服务的陈果,在自己的领域内也颇有见地,不仅得到了服务企业认可,一些高校也邀请他去为企业家授课。

刘珺说,公司给每个人的晋升机会都是平等的,关键是你如何规划好自己的职业生涯,路和希望,都在自己。(记者 周琳 关桂峰 毛振华 李峥巍 叶健)

辽源设计职业装

辽源设计西服

塔城工作服制作

铜陵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