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破灭的行业神话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3:14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编者按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资本市场总是不缺乏隐瞒和欺骗,造假上市、违规交易的不断出现挑战投资者的神经。但是值得庆幸的是,监管部门重拳出击,查处多个违规案例,例如号称“银广夏第二”的紫鑫药业、卷入内幕交易的劲嘉股份、不服从航空管制的吉祥航空,以及发生漏油事故却依然“牛气冲天”的康菲公司等。在8月,这些公司都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部分已经受到处罚。

8月也是个揭秘月,多个行业造假内幕被一一解开。从肯德基的后厨到掺假煤炭的运输链条,再到血燕凄美传说的崩塌,很多看起来很美的公司和行业脱下了“皇帝的新衣”。

本月重磅

上市公司中报收官

谁在裸泳、谁在潜泳答案揭晓

事件回顾:上市公司2011年半年报披露终于在八月的最后一天谢幕,根据统计,沪深两市共有2244家上市公司披露半年报,共实现营业收入10.13万亿元,同比增长25.7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943.30亿元,同比增长22.31%。

一月来,多家上市公司出现业绩变脸的情况,令投资者损失惨重。例如新民科技4月19日预计“净利润净增60%~90%”然而在中报披露前却突然将业绩修正为下滑15%~35%,而汉王科技业绩变脸速度之快也令人咋舌,半年里从盈利1亿元变成亏损5000万元左右,

点评:上市中报业绩披露收官,谁在裸泳、谁在潜泳答案揭晓。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A股炒的不是基本面,是预期。”事实证明,预期错误将令投资者损失惨重,美好的预期也可能成为泡影。

莱宝高科虽然不是业绩变脸,但是由于增速未能达到预期而造成基金的集体砸盘,其证代便十分不忿的认为,机构理所当然的把预期调高,所谓的预见业绩都是“忽悠”。证代此言初听刺耳,仔细想想颇有道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投资者对有业绩陷阱的公司都应尽量回避。

例如巴菲特,我们都知道他不愿意购买科技股,其原因就是无法预测公司前景。虽然这一观点历来遭到质疑,但是科技类上市公司业绩波动幅度之大,的确令人意外。虽然巴菲特曾经错过了微软,但是如今的微软市值早已大幅下滑,取而代之的是苹果,未来谁又能保证苹果永远占据着那个位置呢?

综观股市20年历史,业绩多年来保持稳定上升的公司少之又少,而股价稳定上升的同样凤毛麟角。所以,在股市投资者要擦亮眼睛,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预测的准确固然值得庆幸,预测失误也应该保持平常心,从长期看待公司的发展。

八月揭秘

24亿律师费惹风波

锦湖轮胎被揭露召回的台前幕后

事件回顾:由于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锦湖轮胎大量加入返炼胶的事实,使得锦湖轮胎一时成为千夫所指,此后,历经几次的态度转变,锦湖轮胎从拒不认错到改变态度并制定了召回计划。

时隔五个月,当初负责代理锦湖轮胎危机处理的律师黄进,向锦湖轮胎索要24亿律师费,并且向媒体爆料,将锦湖轮胎风波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一揭秘。例如,最开始被爆出问题,始于锦湖轮胎内部利益分配不均导致;锦湖轮胎为了躲避处罚,将节假日生产的轮胎设为召回的批次等等。

点评:返炼胶事件风波未停,律师费纠纷再起。从3月至今,锦湖轮胎在面临铺天盖地的质疑时,一直很淡定。当央视、国家质检总局、消费者异口同声认定锦湖轮胎存在的质量问题,对锦湖进行口诛笔伐、收回3C认证之时,锦湖轮胎咬紧牙关,声称没有质量问题。当最终不得不召回的时候,又打着擦边球找个节假日作为召回的批次。

事实上,锦湖轮胎之所以敢如此对待消费者,与国内相关标准的缺失,和国家相关部门的不作为有着直接的关系。国家质检总局建立起完善的监管和处罚体系,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

煤贩子揭露掺假煤真相

倒卖利益链上长“毒瘤”

事件回顾:自8月2日起,《证券日报》连续刊登记者调查系列文章“聚焦煤贩子系列报道”,对买家、煤贩子、个体运输商之间的关系、盈利模式进行了深入地分析和探讨。攀附在煤炭流通市场的寄生者煤贩子的形象已然活灵活现,并在业界引起强烈反响。

每逢电力供应紧张,煤炭价格必会顺势上涨。如此,诞生出了煤贩子这个特殊的行当。煤炭又被别称为“黑金”,围绕“黑金”衍生出诸多利益群体,煤贩子和专门搞煤炭运输的个体户就是中间两大群体。通过详细介绍运送一车从山西拉出来的煤到山东,中间经历的各种问题,煤炭价格为何居高不下,谁在煤炭顶牛中获利,这些行业内幕,被一一揭开。

点评:“黑金”两个字很好的说明了煤炭行业存在的暴利现实。也正是由于暴利,使得这条巨大的利益链上长出了“毒瘤”。说其“毒”,由于卖煤必须通过煤贩子,“违规”就遭“修理”,“守规”则无奈接受“扒皮”。

其“毒”之二在于黑心掺假。只要是黑的都能加进去,煤矸石、炉渣和水等等成为上等“添加剂”,煤贩子掺煤矸石和炉渣利润率竟高达900倍,赚取黑心钱,可谓登峰造极。其“毒”之三在于部分官商的相互勾结。一车煤卖出双倍价,背后是煤贩子与厂商领导“打招呼”。

然而,煤贩子何以能堂而皇之“盘踞”地方多年,而又如此胆大妄为?

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即行业繁荣暂时遮挡了这些“丑陋”。近十年来,煤炭价格是一路风风火火,攀高不止,煤炭也因之有“黑金”之说,行业的繁荣让行业的隐患被遮盖了起来。只要是隐患,不及时排除,也许哪一天就会突然爆发,等爆发的时候再排除,就只能在忙乱中吃后悔药了。

“煤电顶牛”已成惯例,吵嚷不止,煤价走的太快了,煤炭企业肥得流油,发电企业则瘦的要死,这并非健康的公平之举,在市场煤和计划电的管理模式下,困局破解无门。煤价高企,带来的不止煤贩子,还有这些急需解决的实际问题。

让这个行业发展慢下来,不断去化解存在的系列问题,似乎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了。

海南西装设计

瑞昌设计工服

临汾工服制作

秦皇岛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