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名艺术家的不堪过去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5:44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据京华时报报道,画家范曾认为《文汇报》连续刊登的郭庆祥等人撰写的文章侵犯其名誉权,起诉该报社及文章作者,要求登报道歉,消除影响,同时要求郭庆祥赔偿其名誉及精神损失费500万元。

在《文汇报》刊发的《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中,我们并没有看到画家范曾的名字,郭庆祥只是描述了自己从前经历过的一件事儿:

那时候,这个画家境遇不顺,希望卖掉些画渡过难关。当时的价格是每平方尺4000元,不那么离谱。我随即打了200多万过去。很快拿到了第一批画,展开一看,题材与技法严重雷同,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物是任伯年的,花鸟是李苦禅的,七拼八凑当作自己的了。第二次交货前,我跑到他的画室去看个究竟,出乎意料的是,他将十来张宣纸挂在墙上,以流水操作的方法作画。你猜怎么着?每张纸上先画人头,再添衣服,最后草草收拾一番写款,由他的学生盖章。这哪是画画?分明是在画人民币嘛。

范曾起诉《文汇报》,反而起到了欲盖弥彰的作用,即承认作者郭庆祥在文中描述的是自己。

郭庆祥称,《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写的是他二十多年的收藏经历和真实体验,谈了他自己的观点,不存在针对个人的言论攻击。他说,文中所写的“流水作画”是有事实依据的,如果范曾认为他写的是指范曾本人,那么他也能拿出范曾“流水作画”的证据。

郭庆祥认为,真正的艺术品是不能论斤称论尺量的,而且范曾在事情定下后一个月左右,就画完了100张作品,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前有宋庄的当代艺术家雇民工画巨幅油画,后有“流水作画”的奇闻,如今每当我欣赏一个著名艺术家的作品时,心里会琢磨,他当年是否也曾经困顿过,是否也有一个不堪的过往?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流水作画,雇民工画巨幅油画,体现的正是利欲熏心下的画家们,早已弃艺术于脑后,专心一致向钱看的可悲行为。若看到的一幅幅作品竟是出自流水作业,这又与印刷品又有何异?他们愚弄的仅限于追求艺术享爱却又不懂艺术的普通人,在行家面前就会原形毕露,而当有人指出其内幕后,他又坐不住了,非要跳出来澄清一番,结果只能是欲盖弥张,真正应该做是:拷问一下自己的良知,看清自己的方向。——吴语

看到这些,我更多的感觉是心酸,为了他当年的困顿而唏嘘,也为了今日的不知悔改而叹息。“一杯水难倒英雄汉”,为了生存,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又有什么是不可以原谅的!一个为了养活自己的孩子而出卖自己的母亲是伟大的,但是孩子长大后依旧不改变就不应该了。画者为了生存而批量生产流水画本无可厚非,但要是摆脱贫困直奔小康还死性不改就说不过去了,况且还不能够做到敢作敢当,既然是自己做过的事情,就该勇于承认,该认错认错,该表态表态,而不是纠结着损害名誉。其次,现在还有所谓的“家”吗?——陈盼盼

这就叫绘画的行为艺术,一边是流水线,一边是标价和钱。只要大家脑海里浮现出这个画面,我也就成了后现代的艺术家了。我现在很困顿,但却无法出售这份作品,因为它无法标价。谁都可能会有不堪的过去,咬咬牙,可能也就像当初一样过去了,是谓沉默是金。——小迷

如果不堪回首的过去,不在艺术创作的范畴,没什么特别需要关注的,因为我们是识别艺术而非八卦。如果不堪回首的过去,是当时艺术修养不够,亦可谅解,因为人总是要进步。可是此位画家的过去,看到的是对收藏者的欺瞒,对创作的敷衍,对金钱的渴求;如今未曾点名道姓又自己出来争论,实在是难免炒作的嫌疑,究其原因恐怕还离不了“名利”二字。未成名时如是,成名后亦如是,这样的人也能成为艺术家也算是我国艺术领域的一种特产。——西铭

温州西服订制

日照工服订制

晋州市工作服订做职业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