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子徒手整形后脸歪腰斜出事后对方不认账《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01:18:55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网导读:而两次徒手整形子涵总计花费62000元,第一次在武汉,张大师收费30000元;第二次上海,李大师收费32000元。”子涵向记者出示的一张微信截图显示,李大师......

中脊众承挂出的许多头衔都是无从查证的/晨报记者张佳琪

徒手整形不打针,不开刀,也不用微创技术,仅需一双手,针对面部骨骼、肌肉、筋膜、淋巴进行操作,就能产生立竿见影的自然美容效果。2015年1月,湖北姑娘子涵(化名)在网上看到这则美容广告时,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此后,她分别在武汉和上海,接受了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脊众承)相关人员的整形服务,然而这种号称无任何副作用的整形活动,却让她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如今,她终日往返于医院和理疗场所,成了中医院理疗室里年龄最小的一个接受治疗者。

徒手整形两次,脸歪腰痛

作为一个在职场打拼的年轻女孩,子涵确实暗暗希望自己能变得再漂亮一点。不用别人说,我对着镜子就知道,自己的下巴稍微有点短,要是下巴能变得长一点,翘一点,就完美了。子涵说,当她看到中脊众承不开刀、不打针,就能改善面部缺陷的新型美容概念,顿时眼前一亮,就打电话对广告内容进行咨询。

接电话的张冯清大师向她保证:该技术不仅对整骨人群、整骨部位没有任何限制,而且效果永久、无任何副作用。

张冯清大师的工作场所当时在武汉。在张大师的劝说下,子涵决定试一试。按照张大师的说法,这个过程是要动骨头的。

然而,通过张大师的几次徒手整形后,子涵惊慌地发现,自己的下巴并没有如张大师预言的那样变长,相反,她的脸出现了线条歪斜、鼻子渐歪、咬合不正、颧骨突出的情况。

面部的变化被子涵理解为整容调整的正常过程,但是下颌骨的疼痛和咬合不正却令子涵难以忍受。在连续多天肉都咬不动后,子涵去医院拍了一张CT。

诊断报告显示,她的面部不对称、关节弹响杂音、开口偏斜。

处于痛苦和不安中的子涵拿着CT去求张大师,希望他能够将她的面部恢复。可是,张大师在几次尝试后,表示无能为力。

在这次徒手整形失败后,子涵说她依然对徒手整形深信不疑,所以没有去正规医院求助,而是继续在网上寻找更好的徒手整形师。

此时,一位在上海的李姓整骨大师进入她的视线,他是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

跟张大师相比,这位叫李恒刚的大师履历更辉煌,话语更坚定。

你在网上随便搜一下他的名字,就会看到铺垫盖地的关于他的介绍。什么协会理事长啊、编委啊、创始人啊。感觉很厉害。子涵说。

李大师告诉子涵:你的问题必须调整身体骨骼才行,要让身体恢复正常来促进面部骨骼生长。

于是,去年10月,子涵来到上海,在中山公园附近一处没有任何标识,没有任何设施,只有一张床的场所,不仅让李大师调整了自己面部的骨头,还让李大师调整了自己身体上的骨头。

而此次调整,让子涵的身体遭受了更大的创伤。

此次整骨后,我的咬合变得舒服了些。但是腰椎和胸椎却经常酸疼,有的时候连带着臂膀和小腿的骨头也疼,让我坐卧不宁。然而,李大师坚称,这是整骨后的正常情况。

被疼痛折磨两个月后,子涵不再听信李大师的安抚,再次去医院拍摄骨骼CT。结果显示:颈椎2-3、4-5椎间盘突出、腰椎4-5突出、腰5-骶1椎间盘突出。

而两次徒手整形子涵总计花费62000元,第一次在武汉,张大师收费30000元;第二次上海,李大师收费32000元。

上一页12下一页

出了事后,大师不认账

身在武汉的子涵将腰颈椎CT 发给了李恒刚大师,希望能够得到李大师的帮助。不料,此时的李大师已经不再愿意跟子涵进行沟通。今年2月19日,子涵和李大师的最后一次微信沟通中,子涵质问李大师说:就算你们不负责,也得告诉我什么原因啊?

李大师回答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脑子是不是有病?随后,李大师将子涵从他的微信中删除,子涵再也没法联系到李大师。

2月26日,记者致电李大师,问询他为子涵服务的一些情况,李大师回答说:我不记得去年10月份帮过什么人做徒手整形。如果有,也是帮朋友忙做的,我自己的店里是没有。我也没收钱。

子涵向记者出示的一张微信截图显示,李大师曾亲口承认,他在为子涵做徒手整形过程中,收取了3000元费用。

子涵告诉记者:李大师说他那一次只收了3000元。你知道我为那一次付了多少钱吗?32000元!加上第一次在张大师那里的花费,以及拍片子和路费,前后一共花了近7万元!

中脊众承或存在异地经营

4月5日,子涵再次来到上海寻访名医。在记者的陪同下,子涵来到中脊众承公司。然而,中脊众承工作人员拒绝与子涵对话,并称不知道中脊众承公司法人是谁。无奈之下,子涵选择了报警。警方到现场了解情况后,建议子涵去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长寿市场监管所在听完子涵的叙述后,初步判定中脊众承可能存在异地经营、超范围经营等问题,并热情地表示该所会介入调查。

据悉,中脊众承(上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在闵行区闵北路88弄。闵行区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说,对该公司的监管,按照在哪里经营就在哪里管理的原则,应该由普陀区市场监管部门实行。

4月12日,负责此事的长寿市场监管所林某说,在调查中,李恒刚对子涵整容之事矢口否认。此外,根据现场所见情况,林某认为中脊众承为一般经营场所,未超出经营范围。林某说:它现在没有实验室、手术室,完全是一般的公司,而不是医疗场所。

专家称徒手整形炒作概念

此前,办案民警听了子涵的陈述后,曾非常困惑地问子涵,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会相信这一套呢?长寿市场监管所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对此表示不解。

那么,李大师等徒手整形机构口中没有任何后果的徒手整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上海市岳阳医院推拿科主任医师龚利说:在中国,用手治疗全部被归纳为针灸推拿学。近两年来,在市场的强烈需求下,很多人在炒作这个东西,徒手整形实际上是在炒作一个概念,并无实际美容效果。

龚医师认为,目前,由于市场发展的过快,有些概念被混淆了。理论上讲,用手看病,也是医疗行为,只有正规医师才能从事。但在目前市场上,用手治疗疾病似乎成为了一项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连健身教练,都声称可以帮人治病。

市场上从事所谓中医服务的行当很多,对此龚医生表示:哪怕这些人声称自己没有进行医疗行为,辩称是保健行为,也需要出示保健等领域的证书。没有任何证书,经过短期培训就上岗,也是不合法的。所以,徒手整形这件事目前存在很大问题。

上一页12下一页

pos代理商怎么做

移动pos刷卡机

pos机怎么用

成都pos机办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