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婴遭割喉遗弃伤口8厘米深达气管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1:31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女婴遭割喉遗弃 伤口8厘米深达气管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8厘米长的伤口深达气管?律师称,已涉嫌故意杀人罪

刚出生不超过24小时的女婴,被遗弃在路边的垃圾桶里,令人发指的是,女婴的喉咙上有一道长约8厘米、深达喉管的血淋淋的刀口。

7月23日早晨,在鞍山市立山区樱山路14丙号楼东侧的垃圾箱里,拾荒的黄老汉发现了这名被遗弃的女婴。昨天,在鞍山市中心医院新生儿病房,记者见到了这个沉睡中的小生命。鞍山本地媒体报道此事后,不断有热心市民赶来看望这个可怜的孩子。大家心痛之余,都有一种出离的愤怒,对于这样一个无辜的生命,谁能如此残忍?

打着死结的黑塑料袋

早晨8点刚过,樱山路14丙号楼东一楼口二楼的张阿姨下楼倒垃圾,见到拾荒的黄老汉怔怔地站在垃圾堆前,手里拿着拾荒的铁钩子不言不动。

见到张阿姨过来,黄老汉扭过头来搭话:“大姐,你说现在这人怎么什么都扔。”

“扔了什么了?”张阿姨好奇地问。

“扔了个孩子!”黄老汉说着,伸手拉开了垃圾桶里一个黑色塑料袋,敞开来让张阿姨看。

张阿姨探头去看了一眼,却吓得赶紧扭过头去不敢再看,黑色的塑料袋里,是一个浑身血污的婴儿。

60多岁的黄老汉,是四川人,在鞍山已经居住了40多年,平时就在附近的社区里拾荒为生。即便是在事发超过24小时之后,黄老汉还是无法忘怀前一天早上发生的那一幕。

“当时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放在最上面,我用手碰了一下,应该是碰到孩子屁股上了,当时感觉挺柔软的,就决定打开口袋看看!”

黑色塑料袋的口子,系着死结,黄老汉打开很是费了一番工夫。黑袋子里面包着一个白塑料袋,再打开,黄老汉就看见了弃婴。

黄老汉事后觉得庆幸的是,黑色塑料袋就在垃圾桶的最上面,如果不是这样,他会习惯用手中的铁钩子勾出来。黄老汉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这样做,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张阿姨认为,女婴被遗弃的时间,就应该在8点钟左右,因为如果稍早一些,装弃婴的口袋就会随同第一批垃圾运走。她们就无法及时发现弃婴了。

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弃婴,惊动了周围上班、遛弯的居民们。

东一单元小卖店老板娘站在外围,听着里面的人议论纷纷,却不敢凑进去看。突然听到里圈有人喊,给孩子拿点衣服、被什么的盖上点,就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找自家孩子的旧衣服。还没跑进屋,4楼的一位居民早风风火火地跑下楼,将红枕巾递了进去。

8点30分左右,与现场隔了一座广场的齐矿社区书记程静得到消息赶到现场。程静说:“我看了,是一个女婴。赶紧打110,说早有人打过了。孩子当时状况不是很理想,我就赶紧把孩子送到附近的妇科诊所。”

诊所富医生回忆说:“我一看孩子就是早产儿,脐带还没有断,浑身青紫,身体冰凉,呼吸很微弱。新生儿浑身青紫,一般都是因为缺氧,我问了一下,说是发现时孩子放在塑料袋里,估计是在里面时间长憋的。”

富医生帮孩子剪了脐带、吸氧,又用热水袋帮助孩子维持体温,这边,程静开始打电话联系医院。9点多,婴儿被送往鞍山市中心医院新生儿病房。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妇产科医生,富医生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不过,因为婴儿一直蜷缩着,咽喉部位被掩盖得很好,加之女婴血压很低,伤口并没有明显的流血,因此,即便在此时,富医生也还没有发现弃婴咽喉上的那道致命的伤口。

富医生说:“到了医院给孩子称体重的时候,护士要放孩子侧头,一侧头,伤口才露出来,当时吓了我们所有人一跳,这伤口是怎么来的?”

再深一点气管就被割断了

“长约8厘米,气管软骨被割开,再深一点,孩子气管被割断了,人就没救了!”为女婴做缝合手术的鞍山市中心医院儿外科主任吴萍说。

局部麻醉,经过气管、肌肉、皮下、皮肤四层缝合,手术很成功。吴萍坦言,自己是第一次为这么小的婴儿做手术:“或者说,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就受到这样的伤害。”

伤口有可能是什么造成的?吴萍认为,从伤口的整齐情况来看,怀疑是利器所伤。

新生儿病房值班医生高晓红告诉记者,女婴为不足月的早产儿,应该在30周左右,在送进医院时,出生未满24小时。她说:“孩子早产,而且体重只有1450克,在我们儿科来说,这样的孩子本身就属于危重儿,要进重症监护室。何况还有这么重的刀伤?”

“我们尽量建立一个类似母体的环境、温度、湿度,但是最关键的是孩子的呼吸和心跳,主要还是靠她自己。孩子出来太早,有时候呼吸呼吸,她就会觉得累了,就不呼吸了,在医学上讲就是呼吸暂停,我们就要上呼吸机。另外一个危险就是孩子的伤口,如果感染,问题就严重了。”

“俗语说,七活八不活。一般情况下,7个月的孩子,生存下来的可能更大。我们现在用最好的药,用了能够想到的一切办法,但是孩子能不能保留下来,关键靠其自身了。事实上,情况并不乐观。”

此外,在对女婴检查过程中,高晓红发现女婴的心脏有杂音,女婴的心脏可能存在先天性的发育不完全。

提到这道伤口,高晓红非常愤怒:“我1989年参加工作,23年来,是第一次见到被割喉的弃婴。这样一道伤口,就是想要了孩子的命。一定要抓到凶手,这样的人,一辈子不配有孩子。”

上海粉碎机报价

贵阳工业用天然气

广州成都市体育中心

江西异型网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