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所见到的三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01:19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我所见到的三毛

三毛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在许多人的记忆里,台湾女作家三毛孤单的身影,已经日渐模糊不清了。但是,三毛特立独行的身影,却依然顽强地行进在我苍凉的记忆旷野上。我想,这不仅是我见过三毛的缘故,还因为她忧郁目光里深藏着的无奈与决绝。而这种宁静冷彻的目光,注定让见过她的人们终生难忘。

那应该是1991年边城的夏天吧!在我决定离开新疆到烟雨苍茫的江南生活之前,我曾经两次遭遇过三毛。一次在新疆作协举办的座谈会上,三毛应邀前来讲课。那次座谈会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因为三毛和西部歌王王洛宾并排坐在一起,主角的三毛,几乎没有讲多少所谓的创作经验。映入我眼帘的三毛,只是不时地抽烟或品尝甘美的哈密瓜,不停地跟身边的王洛宾老人愉快地谈笑风生,就像见到了渴望已久的忘年之交。面对这样的氛围,主办人多少有些尴尬,但与会的人们却不以为然。因为大家有幸目睹了三毛作家的芳容,因为大家有幸领略了三毛作家特立独行、不拘一格的风采。

另一次见到三毛,是在乌鲁木齐繁华拥挤的大街上。一身时髦装束的三毛,嘴巴里叼着一根烟卷,看起来有些另类。更为另类的是,三毛信步走在大路的中央,以至川流不息的车辆,不得不乖乖地绕开她缓缓慢行。走着走着,三毛就拉住一位看热闹的漂亮的维吾尔少女,热情地给她拍照。然后三毛把相机递给这位美艳的少女,她则盘腿坐在大路的中央,让这位受宠若惊的甜美少女给她照相。这时边城的天空很高,飘逸的云朵也很淡。三毛无可争辩地成为这条大街上的亮点和中心,无数的崇拜者潮水般涌来,置身在旋涡中间的三毛,依旧仰着头,傻傻地望着边城上方湛蓝的天空,她仿佛已经挣脱了喧嚣的滚滚红尘,忘情地沉湎在一个超拔洁净的境界里。而这样的境界,行走在红尘里面的许多人,就是穷其一生也无从抵达。

关于三毛,那些日子边城已经有相当多的传闻了,传闻的焦点集中在西部歌王王洛宾老人身上。王老住在自治区文联一幢普通的家属楼上,这位创作出诸多脍炙人口新疆民歌的老者,经过生活的磨砺和政治的风暴后,几乎过着深居简出、清心寡欲的晚年清静生活。我多次到过王洛宾老人朴素的家,虽然我没有看到三毛为王老鲜花浪漫感人的情形,但我相信,歌王创作的民歌深深打动和感染了海峡那边的三毛,否则她就不会远道慕名而来。同时我更相信,王老和三毛一样,他们的生活是低调的,他们并不想出名,他们渴望的是平静安乐的生活。但是这种良好的人生愿望,经过新闻媒体热情空前的炒作,他们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破了。当年逾花甲的王老和台湾风姿绰约的三毛,同时出现在新疆电视台的演播室里,我又一次从三毛忧郁的眼神里,读出了那种无奈和决绝;而“保持晚节”刚刚“浮出水面”的王老,也是一脸的谦恭与谨慎……不论怎样,在美丽而神奇的新疆,我见过特立独行、不拘一格的三毛。

三毛后来就去了雪域高原西藏,然后又回到了隔海相望的宝岛台湾。据说三毛死后的骨灰,撒在了她神往已久的东方艺术宝库敦煌,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总之,对于三毛,生与死不再是一个问题。我们知道的是,有一位心性高洁的女子曾经来过,然后又像一朵云轻轻地飘走了。就这样,三毛给冷暖人间留下了她至情至性的作品,字里行间,书香阵阵,有她永远亲爱的荷西,有她永远的撒哈沙漠拉跋涉的骆驼,还有一首可以摇落所有星辰的歌谣: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而这一切就足够了。

留下的已经留下,走远的是三毛孤单飘逸的身影。但是,在未来许多流逝的时光里,三毛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将会愈来愈格外清晰。就像大雨过后天空出现的壮丽彩虹,那是瞬间的亦是永恒的光芒。

[憨鼠责编:阿九]

昌邑订制工服

淮安制作工作服

巴彦淖尔工作服制作

吴忠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