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攀登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安阳民间金融雪崩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6:46 阅读: 来源:攀登架厂家

安阳民间金融“雪崩”

进入10月之后,安阳民间借贷的寒冬仿佛已然来临。7月至今,安阳已有多名借贷老板“跑路”。知情人士称,目前已有子轩等40多家本地和外地借贷企业被列入非法集资黑名单,海量涉案金额已难统计。据不完全统计,安阳市有关部门已经对不下10家借贷企业进行了刑事立案。不久前安阳市政府发出的“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有关事宜的紧急通知”中,就将担保公司、典当行、房地产公司、投资公司、汽车租赁公司等作为重点监管对象。  安阳民间借贷几乎呈现公开状态,当地放贷者称,曾有房地产公司在市区设立了六七个接待处公开收钱。而安阳民间融资更是全民参与,包括商贩、公务员、退休职工等各类人群,少则数万元,多则不下百万,尤以女性和老年人最多。  从10月8日至今,河南省安阳市各区县的信访大厅人头攒动,男女老少在这里逐一登记自己借出资金的金额和去向。  传销式融资加上实体的空转,还有一个个童话般的骗局,铸就了安阳民间金融雪崩。安阳,一个揭露皇帝新装的小孩儿,它的民间融资渠道断裂,是否预示着通胀的尽头?  “雪崩”进行时  11月15日,郑州市常青路5号院内,大片菜地上,蔬菜的长势郁郁葱葱。“今年春节,安阳来的人就要买这地,一直没有谈成。”院内留守人员告诉记者。  这块隐匿在闹市中的22亩土地,价值连城,周边每亩拍卖价格达到300万元以上。经记者调查,安阳本地A房地产企业,通过其项目公司于去年年底开始运作上述地块。该项目公司住址在附近3公里处的长兴路新1号。11月15日当天,记者赶到该地址,已经人去楼空。  “A公司准备用在郑州地块上的1.55亿资金,全部都是在安阳集资来的,模式跟现在出事的企业一模一样,现在也发生挤兑了,只不过警方还没有立案。”安阳公安系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这块尚未易主的土地,不幸成为安阳民间融资狂欢后的遗产。  今年6月,安阳思麒汽车租赁公司非法集资案发,如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个夏季,针对民间融资机构的挤兑事件愈演愈烈,借钱者聚众登门讨债、上访事件层出不穷。入秋的9、10月间,安阳市政府确定的40家涉嫌非法集资的企业,均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目前刑拘100多人了。40多起涉嫌非法集资案件,(市区)每个派出所都有,平均两三家。”上述安阳公安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政府下了决心,(对这40家企业)一家一家过,真有点杀富济贫的感觉。另外,凡是在中间吃利差的,也在打击范围之内。跑的跑,关的关,安阳市少几百个老板是没问题的。”  “钱如果收回来,先扣住,等法院判,法院判了以后,公安机关返还给他们,追回来的钱肯定是不够的,远远不够。”上述人士称。  但过程可能较为缓慢。11月16日,安阳市中级法院宣教处处长郭新建告诉记者,主要案件尚在公安侦查阶段。  40家企业的情形很难概括全貌。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记者,安阳市(含区县)的民间融资规模100亿-200亿元之间,从事融资的企业达到300家以上。随着挤兑的扩展,纳入政府监控视线的企业会逐渐增多。11月8日,中国广播网报道安阳今鳞房地产有限公司拖欠投资者本息一事。  而安阳政府也协调着“救市”工作。10月10日,安阳市党政综合楼会议室,多家银行与安阳贞元集团签订总额4.5亿元的贷款意向书。  据悉,安阳两家较大的地方民营企业贞元集团和超越集团,有着10多年民间融资历史,在安阳举足轻重。日前曾有媒体报道这两家企业的民间融资额度都在10亿元以上。  传销与空转  “基本上是全民集资、全民高利贷,就市区居民而言,参与程度达到3-5成是没有问题的。市郊农民参与能达到8成以上。”安阳银行系统人士告诉记者。  “我的邻居,一个老太太,借出去3万块钱,这几天天天去公司要钱,她已经借出去两年多了,吃的利息也够本了。”上述安阳公安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据悉,只要月息达到4-5分,投资者1年多就能把本钱收回来,而融资企业则不断地借新债换旧债。多位本地人士用“击鼓传花”来形容安阳的民间融资。  融资实际上也经过层层接力,中间的利差肥了很多人。上述安阳公安局人士介绍,他有一个朋友,两年前,有200多万现金,算是小富即安。前年开始做“中人”,成了千万巨富:这位朋友先后借进来2000万,贷出去总计3700万,吃过至少两分以上的利差。按两分计,1000万的利息一个月就是20万,一年利息240万。  除了融资机构高调而专业的门店和营业部,装饰考究的茶叶店、烟酒店,可能就是一个集资据点,隐性融资大行其道。在市区和市郊,融资者们通过亲戚、同乡、同事编织出密密麻麻的借贷关系网。“这朋友到安阳郊区农村借钱,从来都不说借,一见面就是一句话:给点钱吧?”上述公安局内部人士称。  安阳当地资金活跃,吸引了不少外地企业,就目前已立案的40家企业分析,外地企业16家,其中天津5家,其余分散在内蒙、辽宁、海南、安徽。  在资金的使用层面,安阳融资确实陷入了空转的陷阱。  “温州的民间融资出问题,主要在于实体经济出了问题。安阳的投资实体项目长期落实不了,或者造成严重亏损,最终利息高筑,不得不跑路。”上述公安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比如,有些房地产企业预计拿地时间是半年,可是有时一年、两年你也拿不到,这个A企业,春节前老板就说:过完年差不多了,现在还没拿到。”  记者调查,A企业要拿的地块属工业用地,做商业开发需进行土地性质的变更,本身就需要严格的程序。之所以与现有使用权人谈不拢,主要还是价格问题,对方开口要400万元/亩,A企业认为要价太高。  据悉,上述A房地产企业,在安阳融资的月息3分以上,每月的利息就有400万-500万,一年下来4000万元以上。  记者获悉,早在2008年,A企业就出现了资金问题。一份判决书显示:2008年,一位安阳市民先后借给它30万资金,月息3分,但逾期不能偿还本息,该市民将A企业告上法庭。  据记者了解,首现问题的安阳思麒租车,以汽车租赁为形式进行融资,规模在六七个亿以上,它投资酒店,但利润不佳;汽车租赁业务全部是净亏,2000辆车,每年亏损额3000万元左右。但这些钱还不是主要问题。  “思麒的租车业务做得还是很不错的,服务很好,但它融来的钱大部分拿去投资煤矿,已经投进去了,一旦这个时候挤兑,它哭都来不及啊!”上述安阳公安人士说。  趁着融资的东风,一些“骗子”也慕名前来,安阳很大一部分民间资金被虚假的项目骗走,没有最终流入实业。  就目前已立案的40家企业分析,房地产企业有12家,煤炭企业仅1家,其余均为投资性质的企业和一些名目可疑的公司。  如安阳安然能源有限公司,它以从水中提取氢气的项目为噱头,进行融资。安然公司谎称已在安阳通过立项,准备动工修建厂房,而安阳市发改委事实上没有立项,理由是所申报材料中的“核心技术未详细说明”。  还有天下粮仓国际产业集团所设立的分公司。今年9月,天下粮仓国际产业集团利用网络传销“绿色食品”,被北京警方侦破。  据悉,早在去年年底,安阳政府就意识到了民间融资的风险,地方工商局对涉及金融投资业务的公司不再予以注册;今年1月,安阳已经发生零星的挤兑现象,安阳政府高度关注,出台了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的紧急通知。  一些市场人士也预感到了要崩盘。据可靠人士透露,安阳贞元集团董事长骈运来,今年初的时候,对外放了个风声:“骈总病重,去北京看病了,不行啦。”消息一出,马上有人要取钱,因没到期,贞元集团以违约处理,不给投资者利息,此举算下来,贞元集团节省了1个亿的利息。  崩盘的原因与意义  “安阳是个地级市,经济总量虽然在河南全省排名第四、第五,但也不算是个很发达的地方,为什么安阳就要有‘雪崩’呢?”上述安阳公安局人士对记者说。  这位人士解释,安阳有民间融资的悠久历史。10年前曾爆发了华通公司非法集资案,跟现在的模式如出一辙,加上贞元、超越两家企业10多年对民间融资市场的浸淫,安阳土地上的资金流转方式便越来越“灵活”。  受利息影响,金融机构存款减少是个明显的事实。上述金融界人士透露:林州(安阳下辖县级市)一个农村信用社,上年同期存款是10个亿,本年度仅8个亿,不增反降;由于存款减少,安阳工行已好几个月没有达到上级部门规定的存贷比;安彩高科(A股)前几年破产,大笔金融债务瞬间蒸发了,安阳成了金融风险高发区。“这个帽子戴上了,非常危险,就是金融机构的分支(不属于一级法人的),在安阳地区的贷款受直接影响,贷款额度受限。”  “其实和其他地方一样,大家都是爆竹,安阳只是先爆炸了!”上述公安局人士称。“爆炸的原因是媒体介入”。  今年6月,安阳本地记者以特约记者身份在《河南日报》刊发关于思麒租车的报道,8月间,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接连播出安阳地下金融的报道。“央视的镜头把安阳的担保公司录了个遍!”上述公安局人士称。此后的9、10月间,又有多家财经媒体报道安阳民间融资事件。就一个地级市来说,这种报道力度是空前的。  “一下子全暴露在桌面上,结果一是挤兑,二是融资的人借不来新钱了。”上述公安人士称。  接受采访的多位安阳人士均认为:大规模挤兑就是从思麒租车被报道后开始的。而近期媒体报道的河南郑州、洛阳担保公司崩盘事件,也证明河南其他地市的情况并不乐观。  为了还账,当然也是为了促销,近日,安阳新开发楼盘出现降价风潮:位于安阳东区的德宝CBD楼盘降价30%,仅2880元/平方米,贞元集团投资的铁西区一楼盘,降价幅度也达到30%,每平方米1700元。

alevel辅导班

a-level课程

alevel数学补习

相关阅读